消失的獵頭電話被優化目測會成下一網絡熱詞

作者:uedbet滚   |   时间:2020-09-08 01:46   |   浏览:152   

“我們現在打電話確實比從前少多了。”在獵頭公司CMIGSearch擔任項目總監的海青告訴中證君。據中證君了解,互聯網、金融和地產這三個“多金”、職員流動頻繁,也是獵頭扎堆的行業,是獵頭電話減少最多的領域。

今年4至9月,天風證券在前程無憂上共爬取了894萬個招聘廣告,其中,4月抓取到了285萬個,5月下降到208萬個,6到8月進一步下降到100多萬個,9月則僅剩83萬個。也就是說,9月相比于4月,招聘廣告減少了多達202萬個。

不過,由于每年的3至5月為招聘旺季,5月落后入招聘淡季,招聘廣告的大幅下降到底是季節性身分的影響更大還是經濟性身分的影響更大,天風證券并沒有給出結論。而李明表示,“即便與客歲同期相比,今年獵頭的電話也明顯減少了。”

從行業分布情況來看,互聯網、金融和地產三個“多金”且流動頻繁的行業下降最為明顯,特別是互聯網行業。智聯招聘的報告顯示,三季度IT/互聯網行業的招聘職位數同比減少51%,連續第二個季度出現需求負增長,職位的收縮幅度遠高于天下平均水平。

同時,三季度金融行業團體招聘職位需求下降46%,其中,基金/證券/期貨/投資行業的招聘職位數同比下降50%,在金融子行業中降幅最大。另外,房地產/建筑/建材/工程行業招聘需求人數環比減少了2881%。

“獵頭的收費一般是所招聘人材的月薪乘以12個月,再乘以18%到35%不等的費率,互聯網、金融和地產這三個行業是獵頭最扎堆的地方。以是,當這三個行業招聘需求大幅收縮以后,很多人會感覺獵頭的電話突然消失了。”海青表示。

三年前,王超從一家頭部券商跳槽到了目前的這家中小券商,“當時行情比較好,大家都有飯吃,在這類情況下,大家都是從大平臺往中小平臺跳,如許一來可以直接帶團隊,有更大的發揮空間,二來待遇上會有很大的提高。”

但是,眼下首當其沖的便是中小券商,王超告訴中證君,“現在項目都向大平臺集中,像我們如許的中小平臺很多都無米下炊,我倒是想再跳回去,但一想自己現在都35了,回去再趴回前臺做材料的話,身材是真吃不消了。”

海青地點的CMIGSearch專注于國際投行、一二線基金、BAT等一二線互聯網公司、國際管理咨詢和國際財務咨詢公司中高端人材的招聘。她告訴中證君,相對于小平臺,大平臺招聘所受的影響確實要小,但用人的標準也在大幅提高。

另一名獵頭李燕(化名)則給中證君舉了一個例子:三年前,BAT某家的投資部門還會考慮中信證券的,現在只考慮高盛、美林、花旗等國際大投行出身的,國內投行則只考慮中金,而且需要有很好的既往KPI,且對要對行業有獨特的洞察力。

在通往大平臺的路上,即便經歷層層面試走到最后,眼下“headcount”(職員總數)的問題也愈發突出:很多部門沒有獨立人事權,需要總部批準用人配額才能完成全部招聘流程。而如果沒有新的額度,即便應聘者高度符合崗位需求也會被拒絕錄用。

今年10月,更是傳出了“阿里巴巴已全面縮減職員編制,所有營業線都不批offer”的消息。對此,阿里巴巴回應稱,人材和構造升級,是阿里巴巴人材構造體系多年來的獨到經驗,“從前有,以后仍舊會有,而且必須要有,怎么可能沒有?”

12月6日,直播平臺斗魚深圳團隊被曝出裁員,預估波及范圍大約為70人。對此,斗魚方面回應稱,此次并非緊急裁員。傳言中的被裁員主體深圳團隊,只是斗魚某個營業線上幾個團隊中的一個,這次只是團隊正常的優化調整。

李燕專注于PE/VC的獵頭招聘,她告訴中證君,很多中小互聯網企業被迫“優化”用人結構,是與資本寒冬背景下,一級市場的募資難直接相干的,PE/VC的投資更加謹慎,很多中小互聯網公司都資金吃緊,只能通過“優化”用人結構降低成本。

“被優化”最多的還要數房地產行業的員工。今年下半年以來,碧桂園、恒大、新城控股、華夏幸福、泰禾集團、正榮地產、旭輝集團等一系列房企都被曝出“優化”用工結構,處于戰略調整期的華夏幸福甚至將全部天津奇跡部都“優化”了。